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小马的艺术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音乐、舞蹈、乐器,喜欢旅游、摄影、摄像,还喜欢编织、种植,上网,兴趣爱好广泛,却没有一样精通,呵呵,俺是不图结果,只享受过程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只要开心就好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曾经是一名不戴领章帽徽的“解放军”战士——写在“八一”建军节到来之际  

2011-08-21 17:21:23|  分类: 怀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曾经是“解放军”女战士——写在“八一”建军节到来之际 - 小马过河 - 小马过河DE博客

我曾经是一名不戴领章帽徽的“解放军”战士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写在“八一”建军节到来之际

 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我珍藏了40年的一张老照片,它是历史的见证,它见证了我曾经是一名“ 解放军”战士,一名不戴领章帽徽的“ 解放军”战士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思绪回到1970年。1月23日,我和同学们跨进了这所“革命大熔炉”——中国人民解放军江西生产建设兵团九团。当接兵的大卡车载着我们快到九团的时候,我心情一阵激动,脑子里充满了遐想:漂亮的大门,门的上方醒目地写着“ 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州军区江西生产建设兵团九团” 等十几个大字,大门两边两个手持钢枪的解放军战士正在站岗放哨。连队里有整齐的营房漂亮的篮球场人人都穿着绿色的军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一声“ 到了!下车!”让我从遐想中回到了现实。我和王璐郑丽红金杰等十几个同学被分配在三营十二连。一到连队,眼前的一切让我傻眼了,什么大门啊,营房啊,篮球场啊,统统化为乌有,有的是茅草棚打谷场……我的心一下子从头凉到脚。

        接下来的艰苦生活是常人不敢想象的,数九寒天,我们赤脚挑泥,烈日炎炎,我们挥镰割禾。然而,睡的却是茅草棚,吃的是萝卜干。

         就这样,过了几个月,下半年,各连队要成立武装班,团部成立武装连 ,没想到我被幸运地选进了武装班,八个男生,四个女生,杨杰辉是班长,我是副班长,每人还发了一套军装,一顶军帽,一双军鞋,我还发到了一支步枪,(正班长杨杰辉是冲锋枪)还有一张持枪证,持枪证上持枪人后面清楚地写着我的名字,当时觉得特别兴奋,也特别自豪。

        接着,全营武装班在营部集训,第一天,教导员严肃地对大家说:“ 从现在起,你们就是不戴领章帽徽的解放军战士了,你们要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……”“ 你们要象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护自己的枪,要牢记枪的号码,掉了枪是要掉脑袋的!” 所以,这支枪的号码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,直到现在还没忘记:“ 3228435 ”。就这样,我成了一名不戴领章帽徽的“ 解放军”战士,虽然没有领章帽徽,但一身军装也够满足了。

        接下来每天 的训练也是很艰苦的,训练的项目主要有:一射击:练射击先要练瞄准,瞄准的要领是枪的缺口对准心,再对准靶子的中心,三点成一线。训练即将结束,最后进行实弹射击考试,每人打三发子弹,我打了27环 ,不好也不坏。二刺杀:刺杀还要练枪上肩,枪放下,动作要非常迅速,练得我们胳膊都抬不起来。更多的是队列操练,立正稍息齐步走什么的,这个最枯燥,最累,一天下来腰酸腿疼。

        训练结束后,回到连队, 我们肩负起了保护全连人的生命财产安全的重任。在那个“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”的年代,我们每天晚上要巡逻执勤,以防“ 阶级敌人”往井里投毒,纵火烧禾场。那年我只有16岁,体重只有70多斤,从小胆小如鼠的我,晚上从来不敢出门,现在要在这深更半夜出去巡逻,心里十分害怕,但是这是任务,是武装班战士的职责,害怕也没办法,只好壮着胆子上,好在我们是两个人一班,心里还踏实一点,记得有时有月亮的晚上,在墙角转弯的地方,常常被自己的影子吓出一身冷汗,(以为有人)。不过,武装班有两点好,一、晚上值了夜班,白天不用出工,别人在大田里汗流浃背地干活,我们可以在寝室里睡大觉。二、农业排七、八个人一间寝室,而我们武装班四个女的一间,很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  除了巡逻,我们还要执行各种特殊任务。比如,看管那些老“ 运动员”,防止他们逃跑,押送他们到团部扛米等。直到现在,有的人还对我们耿耿于怀,其实, 那时候我们也是执行命令,身不由己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有一年,鲤鱼洲发大水,我们武装班日夜守护在大堤上,上级指示我们,水位超过警戒线,你们就鸣枪,那时真的是苛枪实弹啊,所以上面告诫我们,你们的枪千万不能走火伤人,一旦谁走火伤人就要被枪毙,吓得我们整天提心吊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除此之外,夜间还经常搞紧急集合,野营拉练什么的,拉练的时候一律全副武装。记得有一次,妈妈来看我,我留她住一晚,突然,睡到半夜,接到命令紧急集合,打背包拉练到塘南,只有一条被子给我打了背包,妈妈盖什么?军令如山倒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, 扔下妈妈,随队伍“ 开拔”了,鲤鱼洲离塘南好几十里路,我们步行了好多个小时才到,上面这张照片就是当时在塘南拍的,冲锋枪是班长杨杰辉的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,我被提拔当了二排副排长,从此,离开了武装班,也结束了我的“军旅”生活。

我曾经是一名不戴领章帽徽的“解放军”战士——写在“八一”建军节到来之际 - 小马过河 - 小马过河DE博客

 与战友在三莲湖边合影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