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小马的艺术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音乐、舞蹈、乐器,喜欢旅游、摄影、摄像,还喜欢编织、种植,上网,兴趣爱好广泛,却没有一样精通,呵呵,俺是不图结果,只享受过程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只要开心就好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最新知青歌曲《雪花飘飘》  

2012-06-10 10:37:31|  分类: 歌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       附:

       我写《雪花飘飘》

作者:刘万超

雪花飘飘,挂在眉梢,寒冬腊月黄棉袄。雪花飘飘,岁月迢迢,我的爱情情未了......

记忆——实在是令人难以琢磨的东西。四十多年前,一大群穿着“狗屎黄”的知青,在雪花漫天飞舞的北大荒战天斗地的往事,一桩桩、一件件、一场场、一幕幕不时地涌现在眼前……

其实,那段经历在人生的旅途中,只不过是短暂的一幕。然而,在北大荒知青的脑海里却打下了深深的印记,以致冲淡了以后数十年的林林总总的琐事。我与许多荒友谈及此事,大家都有同感。

去年的一天,一位荒友找到我,说要写一个反映兵团生活的电视剧。我们就找来一些战友一块凑故事,谈起当年那些往事,大家滔滔不绝,津津有味。不知不觉聊到了凌晨四点,仍无睡意,还方兴未艾。后来,他们让我把主题歌先写下来,我答应了。

 摆在创作前的一个首要问题——就是如何确定它的基调。是高亢激昂的?还是低沉忧伤的?还是?……

这些年来,人们对知青的经历是“无怨无悔”还是“有怨有悔”一直持有不同意见;有人说:那是一个“激情燃烧的岁月”,有人反对说:你们是“被激情了”。我想:不管是“激情”也好,“被激情”也罢,都只是当时那个年代的一种社会表象而已。

数以亿万计的“激情”和“被激情”的人们,形成了声势浩大的“文化大革命”的洪流。在这洪流中不只有我们知青,也有工人、农民、还有士兵……。这股洪流可以把我们涌入大海,也可以把我们推向沼泽。我们仅是这波涛中的一滴水,随波逐流。

我们也曾经想让青春泛起浪花,但在这波涛推力的主宰下,不能如愿。你可以诅咒波涛对你的不公,但不可诅咒青春的渴望和纯洁的心灵。历史的功过是非留待后人评判,但我坚信:我们青春时代那种纯洁的心灵是永远无罪的!

有一个导演问我:“当时,你们去兵团的目的是什么?”我愕然了。当时有什么目的?“无目的”是当时知青的一个共同的特点。我们的命运是和国家的命运联在一起的,国家一声号令叫我们去,我们就去了。经过那个年代教育的人都知道,我们从不把个人利益放在眼里,而是,把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放在首位。也许,现代的年轻人说我们傻。可这就是历史的客观真实。至今,我仍然信奉:有了这种精神的人,才是一个高尚而伟大的人;现代的一些年轻人,还真是缺少这种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的精神,这也是我常常感到忧虑的地方。

回顾——实际是对生命的一种珍视。哪个人不眷恋青春?我们今天对青春年华的怀恋,就像刚从暴风雨中归来的雨燕,在岩石下回头梳理自己的羽毛一样,充满了怜爱之意。我们对青春的怀恋,也并非全盘赞美。几十年过去,我们已到了“花甲”之年。我们在沉淀后思考,在冷静中审视,审视我们年轻时的那种种幼稚、无知、冲动与盲从。

在北大荒的日子里,我们经受过坎坷和风雨;在那里,我们学回了如何面对人生;从幼稚走向成熟;从无知中学到了本领;从冲动中学会了冷静;从盲从中学会了审视;从逆境中学会了坚强。北大荒的生活,实际是一部知青的成长史。在那里,我们倾注了全部的青春热血和生命,这也许就是许多兵团战友至今依然对北大荒念念不忘的缘由吧。

至于“有悔”和“无悔”的争论,我认为毫无意义。“无悔”如何?“有悔”又如何?即使是“有悔”,在当时那种情况下,你能摆脱历史的潮流不去吗?这不是你的过错。

“文化大革命”是错误的,这是后来党的代表大会已经做出的结论。可是,对于大批知青“上山下乡”,我认为应该用“两分法”去看待。

经过几年的“文革”动乱,国家的一切都停滞不前了。国家要发展,民族要进步。在当时“生产关系”与“生产力”的局限下,国家又无力安排数以千万计的“闲置”青年人在城市里安居乐业。于是,动员大批青年“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”,成了国家减轻城市压力和摆脱困境的“权宜之策”。

我们知青是与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同呼吸、共命运的。我们“主动”或“被动”的告别了家乡和父母,放弃了舒适,奔向了艰苦。我们为国家的命运承担了一份责任,为民族的前途挑起了一副重担。虽然担子十分沉重,我们稚嫩的肩膀难以承受,但是,我们还是承担了。因此说,“我们是为共和国忍辱负重的一代”!这句话,我认为一点也不为过。我可以自豪地说:我们知青无愧于祖国和人民。

北大荒的荒凉与落后,与我们知青无关,北大荒的繁荣和发展,却与我们知青紧密相连。我们把最美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这片黑土地,正如歌中所写的“你的江河里有我的血液”。看到北大荒今日发展的成就,我们含泪笑了。

至于,对知青时代的争执,我认为这里也有个心态的问题。对待同一个事物,价值取向不同以及个人修养上的差异,会产生不同的评价。

我讲个小故事:一个老汉有两个儿子,都到了该创业的年龄了。于是,老汉给了每个儿子一笔钱,让他们出去闯世界。老大拿着这笔钱找了老师,学到了知识和本领,并用学到的本领,干出了一番事业。老大感谢父亲对他的支持。

老二拿了这笔钱却去了赌场,满以为会赢很多钱。结果输得一塌糊涂,日子过得穷困潦倒。于是,老二痛恨老爹,说如果不给他这些钱,他就不会上赌场了,是老爹害了他。

因此,不同的价值观会产生不同的取向,并由此产生不同的结果。

再比如,一个人走路,让石头绊倒了。聪明的人起身搬开了石头,拍拍身上的尘土,又继续向前赶路了。也有人,同样让石头绊倒了,却是坐在地上不断怒骂石头、谩骂这道路不平。天已晚了,他仍然没有起来,依旧坐在那里发牢骚。唉!聪明欤?糊涂欤?……对于过去,我们需要冷静审视。但审视的目的是为了更加积极地面向未来!荒原坎坷的路我们迈过了,荒原的风雪我们经受了。有北大荒“这碗酒”垫底,即使再碰到点困难,那又有什么可怕的?!我真诚地祝愿:所有的荒友都能健康快乐地生活下去。

青春已逝,岁月无情。我们都已到了这把年纪,谁也无力让时光倒流,留下的只有无愧的信念和无尽的思恋:“莽莽荒原,地厚天高,我的青春何处寻找?几多苦难,几多荣耀,我的生命曾为你燃烧。”。


我写《雪花飘飘》  刘万超 - 依兰收获机厂 - 依兰收获机厂——博客    

 在林业大学体育馆排练现场  (左起:石肖岩   江逊之  刘万超)

 

 去年,北京下了一场大雪。小区的院子里很安静,我默默地走着,凝望着这漫天飞舞的雪花。它轻盈地落在我的头上,悄悄地挂在我的眉梢。那一刻,所有的一切都停滞了。我仿佛钻进了时空的隧道,回到了那个“黄棉袄”的年代……

不知什么时候,我发觉我流泪了。一股热流顺着脸颊流到了唇边,我没有控制它,让它尽情地流吧。那泪水让我尝到了咸的、苦的、酸的、辣的,同时也有甜的滋味……

于是,我写下了:“雪花飘啊雪花飘,吻我含泪的微笑。雪花飘啊雪花飘,梦中回到你怀抱……”

 

(作者简介:刘万超,1968年下乡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四师43团牡丹江知青,曾任四师宣传队创作员、队长,农垦牡丹江分局工会主席,北大荒文工团团长、《当代电视》杂志主编等。)

 

        附《雪花飘飘》歌词:

 《雪花飘飘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----北大荒知青之歌主题歌

 

刘万超 词曲

 

雪花飘飘挂在眉梢,
   寒冬腊月黄棉袄,
       雪花飘飘岁月迢迢,
我的爱情未了。
      茫茫荒原地厚天高,
      我的青春何处寻找。
         几多苦难,几多荣耀,
         我的生命曾为你燃烧。
  雪花飘啊雪花飘,
  吻我含泪的微笑,
  雪花飘啊雪花飘,
  梦中回到你怀抱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64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